Establishing Asian Commodity Pricing Benchmark : Interview with Zhu Yuchen, CEO of Singapore Asia Pacific Exchange(Chine

打造大宗商品亚洲价格基准

——访新加坡亚太交易所首席执行官朱玉辰

本报记者 谢卫群

2018年06月20日21:41  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


5月25日,精炼棕榈油期货合约平稳推出,这是新加坡亚太交易所第一个交易品种,而这一交易所竟是中国企业创立的。

建立这一交易所的领头人正是朱玉辰。眼下,他是亚太交易所首席执行官。

朱玉辰是中国期货业的开拓者,先后担任了大连商品交易所总经理、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总经理。创立亚太所之前,他还担任过浦发银行行长。

他为何要出走新加坡,并在那里建立期货交易所呢?记者专访了朱玉辰。


“我有一个梦想:亚洲人能在白天参加主场交易”


2012年8月——2015年4月,朱玉辰接受组织安排,由中金所总经理之位,转任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行长。工作地点由浦东转到浦西,成为了上海地方干部。

浦发银行是中国第七大银行,在世界商业银行中排名前30名左右。当时,浦发银行有4万多人、4万多亿资产,在资产总量和团队规模上,都是中金所的100倍。

但,由银行转回期货,似乎又是一个必然。“我是空降行长,之前从未有过银行从业经历。在浦发做行长的近3年里,我发挥了跨业优势,干得很辛苦,干得也很充实,这段跨业经历大大丰富了我的金融阅历。但是,离开浦发银行后,我还是感觉期货是我的家园,交易所是我的心结。”

这就是朱玉辰再回期货市场的初衷。

朱玉辰谈到,“我们期货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经历,就是长期晚上盯欧美盘交易,挑灯夜战到天明。20年下来,我们都是客场作战、隔山买牛,本来就不容易赚钱,即使赚了钱,长期熬夜,过着黑白颠倒的生活,身体也都垮了。期货人的梦想是有一天,我们有自己的国际主场,能在白天交易,欧美人半夜起床来盯我们的盘!让我们亚洲人能在白天交易,晚上睡个好觉,这就是我们APEX使命的最简单、最朴素的写照!”

新加坡与中国同属一个时区,这正是让欧美人盯我们的盘的时区。

正是带着全球定价体系必将重构的执着信念, 2016年新春刚过,朱玉辰就来到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敲门,提出了建设亚太交易所的构想。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经过详细论证和严格尽职调查,于2016年6月给了他筹备“绿灯”。经过近两年的艰苦而曲折的筹备,亚太交易所(APEX)终于在今年5月25日鸣锣开市。“仿佛一夜之间我又回到了20年前的大商所,又以粮油期货起步,蕉风椰雨踏上新的征程”,他感叹。


亚洲优势品种的定价权,应逐渐转移到亚洲

亚太交易所是继新加坡交易所、洲际交易所之后,新加坡的第三家交易所,也是朱玉辰人生之中打造的第三家交易所。交易所的股东全部由中国企业组成。

目前,亚太交易所具有交易和结算两张牌照,既可以做大宗商品期货,也可以上市金融衍生品。

在大宗商品方面,亚太交易所将选择东南亚最有优势的特色产品、新加坡贸易中转量最大的商品,以及中国、印度等国进口量最大的品种,包括能源、农产品、金属等。

在金融衍生品方面,亚太交易所将围绕股指、债券和人民币国际化相关的品种展开,探索汇率、利率、股票指数等金融衍生品交易,包括中国概念股指数衍生品、人民币兑美元的期货期权等。

朱玉辰谈到,目前,全球经济贸易重心正在从西向东转移,大宗商品的定价中心也应该从西方转移到东方。全球经济密码是“1114”:即全球70亿人口,10亿在美洲、10亿在欧洲、10亿在非洲、40亿在亚洲。亚洲已经成为全球最为活跃的经贸中心。

他说,中国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、世界第一贸易大国。中国的能源、农产品等大宗商品进口量世界第一,其中铁矿石、天然橡胶、大豆等超过全球进口量的一半以上。但是,定价权主要掌握在欧美老牌交易所手中,这个格局已经持续了100多年。如今属于亚洲的优势品种的定价权,应该随着现货贸易格局的转变,而逐渐转移到亚洲来,并充分展现中国的影响力。

朱玉辰说,亚太交易所的使命是打造大宗商品亚洲价格基准。亚太交易所将重点围绕亚太地区的产业特点和发展需求,用5年时间构建完整的大宗商品和金融衍生品产品线。

东南亚特色品种主要包括棕榈油、天然橡胶等,中国和印度进口量较大的品种主要包括原油、铁矿石、大豆等,而人民币相关的品种则主要围绕人民币国际化的方向展开。

未来,亚太交易所将立足新加坡、辐射亚太、面向全球,构建大宗商品和金融衍生品交易中心,打造亚洲价格基准,为亚太地区经贸发展提供一个新的风险管理平台,增强亚洲和中国的定价话语权。

作为一家国际期货交易所,亚太交易所的客户定位是国际化的,并不针对中国境内市场,而是覆盖东南亚、中东、欧美的客户和部分已经出海的中国企业。

亚太交易所的交易网络覆盖全球,交易和清算会员涵盖新加坡、中国香港、欧美等地主流的期货经纪商。交易规则按照国际规范制订,满足全球投资者的交易习惯。亚太交易所设独立的清算所(APEX Clear),按照国际规范建立了中央对手方担保制度。


亚太交易所是为中国期货市场国际化“打前站”

亚太交易所与国内的交易所会是怎样的关系?

朱玉辰以为,亚太交易所与国内交易所之间不是竞争关系,而是补充关系。近年来,上海证券交易所、深圳证券交易所、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都走出国门,与德意志交易所合资建立中欧国际交易所、参股巴基斯坦证券交易所。亚太交易所与他们的性质一样,也是中国期货市场走向国际的重要组成部分,充当中国期货市场国际化的试验田。

他说,亚太交易所通过设在成熟的国际贸易中心新加坡,直接开展国际期货交易。条件成熟后,部分品种将直接以人民币标价,以离岸方式服务在岸市场,助推人民币国际化。实际上,中国很多在境外从事大宗商品贸易的企业,长期活跃在欧美期货市场上。亚太交易所的诞生,为这些企业提供了新的选择,增添了一个新的发展机会。

亚太交易所是中国企业第一次走出国门创办交易所,是响应中国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具体实践。在朱玉辰看来,交易所是重要的金融基础设施,是金融中心的标志性机构,其意义不亚于在东南亚修建一条新的铁路、公路等基础设施。而且,金融基础设施与交通基础设施异曲同工、相互呼应,可以为“一带一路”建设提供更丰富的内涵。

朱玉辰谈到,我们欣喜地看到,中国期货市场已经崛起,经过30年的发展,从大乱达到大治。无论是交易规模还是风险管理水平,中国期货市场无疑都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期货市场。

中国期货市场发展的上半场已经走完,下半场的主要任务是如何走向国际,如何提高国际定价能力,增强对国际规则制订的话语权,向国际市场传导中国的影响力,更需要把国内的成功变成一种国际的成功。

朱玉辰说,“我们很高兴地看到,原油、铁矿石期货开始对外开放,证监会领导也指出未来会有更多的期货品种实现国际化。假以时日,中国一定会成为全球大宗商品与金融衍生品交易中心。亚太交易所在这个过程中打好前站,配合好、呼应好、服务好中国期货市场走向国际。”

如今,作为期货界的一名老兵,朱玉辰看到中国期货市场发展壮大,并向国际市场释放中国能量、发出中国声音,倍感自豪!“我感觉现在睡觉都是在浪费时间,应该夙兴夜寐、开疆拓土,不知疲倦地奔跑在期货市场前沿阵地上,无愧于这个伟大的时代!”